企業文化
首頁
>企業文化>企業文苑

外婆的“碎嘴”

作者:雷子怡 時間:2019-07-02 瀏覽次數: ?【字體:

關于我成長的一切,外婆都顯得過于積極,不知是心疼女兒,還是心疼外孫沒人管。自我出生開始,外婆就把我帶在身邊,初始那一年只有我一人,后來舅媽有了弟弟,我和弟弟就成了外婆家的長住客。

自小我便過于調皮搗蛋,完美繼承了母親的“野”性子,外婆自然知道怎么收拾我。弟弟的成長很安靜,安靜到外婆只圍著我轉,所有的大道理只講給我聽,而我的耳朵就成了外婆忠實的粉絲,有事兒沒事兒就搬著小板凳坐在院子里聽外婆叨叨。

在那個重男輕女的大時代背景下,外婆對我的愛又顯得過于特別,過于珍貴。

外婆帶著我的時間比弟弟還要多,比如說清晨的集市,午睡的木藤椅,傍晚各路婆婆的八卦聚集地,只要有外婆她身旁必定有我,有好吃的,好玩的我自然是第一個嘗鮮。這樣的好日子只到我9歲,父母說在新城市有了家,學校也聯系好了,要把我帶到他們身邊,我哭了好久,也生了一場大病。外婆是一個沒接受過什么教育的農村婦女,看著病懨懨的我只能病急亂投醫去街頭那家江湖郎中的藥館,半天也沒出什么結果來,反倒給我弄了一堆藥,弄得我上吐下瀉的,更厲害了。那時我整夜整夜的不睡,鬧騰著外婆。硬是拖了一周,外婆才收拾著東西把我送到了縣城的醫院,輸了兩天西藥,病剛好。病剛好,我就要離開外婆,去和父母過“獨立”的生活了。

外婆的念叨的功力在我離開她后并沒有減弱,上世紀70年代的職工宿舍房的每一家都能聽到外婆的叨叨外公懶的聲音,那種不用大喇叭的熱鬧,我剛走進院子大門就能聽到。外婆為了她的忠實粉絲,開始學著用手機打電話,背號碼,還特別傲氣地要求我爸媽給我配一個“小靈通”電話,她的目的是能夠隨時能找到我。外婆的“碎嘴”還在持續發功,每天下午放學少了學校門口的外婆,卻還能定時定點接到她督促我回家的電話。

時間給生活拍攝了一部漫長的紀錄片,外婆在這部紀錄片里只擔任了前20集的重要角色。我出生那年,外婆就得了糖尿病,在她身邊時,她偶爾會從我手中搶水果吃,她說嘴太饞了,沒忍住。2015年的夏天,外婆的兩個小跟屁蟲要離開她去北方讀書了,臨走前,我和弟弟被舅舅提著去醫院給外婆說再見。我天生的“皮”勁兒,沒有沒歲月磨掉一點棱角。我討厭和外婆說再見,不愿進病房看到已經瘦到只剩皮的她,就在門后揮揮手,“別想我啊,我很快就回來”我傲氣地說。外婆對我說了最后一句話:“趕緊走,別惱我心”。

那時還沒正式入秋,貴州的天已經冷得不行。母親說,外婆這張能說的嘴,在我和弟弟出發之后就沒再動過,被醫院“勸退”時,外婆只說了“回家”。我再也沒有外婆了,靈堂里的棺木怎么會躺著那個老太太啊,怎么就關上了呢?從躲在門后開始,外婆就成了我一生中最大的遺憾。

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回家的途中偶爾會恍惚,外婆已經煮好了飯在等著我回去念叨我為什么在放學路上玩到這么晚才回家,飯菜都涼了。外婆只在夢里叮囑我,路上要小心,別大意了,早點回家,飯菜不等人。

集團簡介
聯系我們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河北时时彩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