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文化
首頁
>企業文化>企業文苑

三世

來源:市政公司作者:李彪 時間:2019-12-25 瀏覽次數: ?【字體:

寧靜的清晨,淡淡的薄霧籠罩在這座古老而神秘的城市,塵世的喧囂和人間的煙火還隱藏在薄薄的夜色里。北龍口微涼的晨風和清脆的鳥鳴為這幅歷史的畫卷平添了幾分不食煙火的明凈清絕。

太陽還在地平線以下,但毛茸茸的光線已經點點斑斑地印在隧道山尖,像是高貴的伯爵優雅地涂在面包上的果醬,一圈一圈的泛著淡黃色的光暈。

這座城市尚未從昨夜的安謐中醒來,只是偶爾有商鋪的老板揉著惺忪的睡眼打開了卷簾門,“嘩啦啦”的聲音在空曠的街道上傳出很遠。

幾聲小販的吆喝,幾聲煩躁不安的喇叭聲響,將這座城市從熟睡中驚醒。太陽不知何時從地平線升起,炙熱的強光透過薄薄的云層轟炸在這片土地上。睡眼朦朧但步履匆匆的行人,面容精致表情冷漠的白領女郎,成群結隊的名貴跑車,到處閃爍的LED燈,還有那無處不在的煙火聲。剎那間,這座遺世而獨立的絕世古都就變成了燈紅酒綠的商業性金融中心。

我叫洛墨,在這座古老而繁華都市里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住在一座木質閣樓上,面容干凈,眼神寂寞。

五年前,一場橫降的車禍,將大筆的保險金和遺產砸在我身上,我立刻變成了一個令人同情且羨慕的孩子。現在,我是一個自由職業者,晝伏夜出,混跡在城市的每個酒吧和夜店里。我在那里擔任一個樂隊的吉他手,不是為了掙錢,只是想有種寄托。每個深邃的夜晚,我在許多不為人知的網站里寫歌和詩,在別人的故事里,一步一步的走自己的路。在很多沒有靈感的夜晚,我就抱著我的吉他,在那顆榕樹下整夜整夜的唱歌。任憑星光擊打在我身上。

我是一個相信宿命的人,我相信我今生的孤獨是為了償還我前世的罪孽。所以我認真地在內心的流離失所和慘烈絕望中努力存活著。

我有兩個最好的朋友,他們和我一樣,相信宿命且安于宿命。

流沙,畢業于那個全國皆知的最好的大學。他曾有著令人羨慕的事業和愛情。可是突然有一天,他放棄了一切,背上行囊,一支筆,一個本,徒步走過了祖國的千山萬水,四季春秋。

流沙,你有那么好的條件和環境,為什么選擇放棄所有而去流浪呢?

因為我就是一粒流沙,我的宿命就是隨風而舞,安于天涯。無論怎樣成功的事業和完美的愛情,都填補不了我內心的渴望。我想在無盡的旅途中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那份可以讓我在春花秋月和寒霜酷雪中都安之若素的平穩。

要是找不到呢?

那就一直找。

流沙,你現在在哪?

西安,這座寧靜而古老的城市。墨,我知道你也曾在這座城市,在某個無人問津的角落里。我很喜歡這座城市,在這里,我找到了前朝遺留的真正純凈的氣息。我住的旅館旁邊,每天黃昏時分都會有一位老人在寫滿滄桑的城墻上吹塤,悠遠的聲音仿佛來自前朝的呼喚。

你接下打算去哪?

不知道,我現在在一個工地上當小工,每天揮汗如雨,內心卻無比充實。我曾走遍大半個中國,在帕米爾高原上放過牧,在海南的酒吧里當過服務生,在零下30攝氏度的黑龍江伐過木,在內蒙古微涼的晨霧里送過牛奶。走過這么多的地方,只是為了找到這種的感覺。現在,我很開心。

那你會留在這座城市嗎?

我不知道能否找到一個值得我留下的理由?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那樣一份安穩的心?

流沙,其實我很羨慕你,你起碼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你還有追求。可我呢?每天麻木的活著,當別人都在為自己的未來奮斗時,我是一個被世界遺忘的人。你知道迎著朝陽流淚的感覺嗎?那種最讓人瘋狂的絕望。

墨,其實咱們都一樣。2019年的最后一天,在中國最北邊的一座小鎮上,我居住的旅館對面是一個小村莊。當新年的第一聲鐘聲敲響時,我一下子就哭了。新的一年就這么來了。而我,就這么孤零零地站在一片絕望的黑色里,在璀璨煙花的照耀下,淚流滿面。

那一片黑色的高原,星河閃耀,你站在四萬八千里的高空,茫然四顧,頭頂上是窒息般的咆哮,黑色的雨就這么落下,打濕了你瞳孔。

我的另一個朋友。

流殤,他沒有流沙那樣顯赫的聲名,畢業于一所二流的大學,在一家IT公司里從一個小職員做起,現在,他是部門經理中最年輕的一個。

流殤,你為什么選擇這份工作,冰冷的單調與重復。

墨,你沒有找過工作,不懂那樣的感覺,不是我選擇這份工作,而是我選擇生存。我在大學學的專業是土木建筑,本來我會成為一名工程師,可現實逼我選擇了這份與我專業相差十萬八千里的工作。畢業之后,一切從零開始,現在,我依然做的很好。

流殤,我感覺你是幸福的,一份平穩的工作,一個安穩的家庭。沒有過高的要求。手中握著簡單透明的幸福。不像我那樣流離失所,每天在慘烈的廝殺里艱難度日。 

墨,你看到的也只是表面,其實我很羨慕流沙,因為他有放棄一切的勇氣,而我沒有。我每天在家和公司之間兩點一線,在同一個地鐵出口,習慣性的用手擋住刺眼的陽光。從小小的職員到現在的經理,我經歷和見證了太多太多的骯臟與黑暗,見證了太多太多的爾虞我詐。它們永遠生活在見不得光的地方。那里黑暗,潮濕,溫暖,適合任何寄生動物的生長。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下來,這些見不得光的交易瞬間便轉化成為公司不斷上升的業績和大把大把的鈔票。

那你為什么不離開?

并不是每個人都有流沙那樣離開的勇氣,至少我沒有。這里有我的家庭,我的責任。我是一個男人,這是宿命,也是牽絆。

流殤,你以后也會變成那樣嗎?

我不知道,真的,墨。我現在就像阿Q一樣的逆來順受,別人或許很羨慕我,可是只有我知道,卸下偽裝之后的我是多么的狼狽與憔悴。我每天在一場又一場的酒宴中麻醉自己。記得曾經我也有滿腔的熱血,我也希望我可以改變這個世界,哪怕不能改變,至少不要在這個世界里迷失了自己。可是現在,那份傻的可愛的純真卻讓我如此的心疼。墨,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永遠只做一個孩子。

流沙說,迷失了方向的孩子,這是我的悲哀,也是我的幸福。沒錯,我只是一個生活在時光縫隙里的,寂寞的孩子。

流殤,我終于知道你為什么叫殤了。殤,有夭折之意,未成年而死。

如果將結局逆轉,將時光鋪展,蒼穹之外的星河,演繹著種種因果。一瞬間,拉過的手全部放開,親吻過的嘴唇全部干裂,坐過的草坪全部荒蕪,送過的玫瑰瘋狂凋謝,看過的星星全部隕落,世界蒼茫,一片混沌。誰來為你的衣冠冢掃墓,誰來為你的墳墓添上一捧黃土。

集團簡介
聯系我們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河北时时彩快三 澳洲幸运10 大众麻将胡法大全图片 今日排列5开奖结果 湖南赖子麻将官方下载 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 老11选5开奖结果遗漏 家庭理财方法20万元 上证指数今日 东北麻将玩法怎么胡 山西11选5交流群 贵阳按摩培训中心 gpk捕鱼大富翁技巧 通化大嘴棋牌游戏 河北11选5开奖 浙江6十1开奖18074期 多多乐彩泥有效期